“60后”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医院院长、中国医促会中老年医疗保健分会名誉主委曾益新,近期已转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成为国家卫计委领导层中最年轻的一员。

       近日,国家卫计委官方更新显示,曾益新2017年2月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在现任八名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中排在王贺胜之后。


       图为曾益新院士接受专访(资料图)

     


       曾益新是肿瘤学家,1962年10月生,湖南娄底人。他是临床医学博士,先后留学日本、美国,回国后历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等2015年11月,他接班转任国家卫计委保健局常务副局长的林嘉滨,出任北京医院院长至今;200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曾益新的研究重点是恶性肿瘤的发病机理及肿瘤的生物治疗,尤其在南方高发的鼻咽癌发病机理方面取得突出成就。其研究明确了鼻咽癌遗传易感性,定位并鉴定了鼻咽癌家族性遗传易感基因,2005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目前,国家卫计委主任是李斌,八名副主任分别是王国强、马晓伟、王培安、崔丽、金小桃、吴浈、王贺胜、曾益新,中央纪委派驻卫计委纪检组长是李五四。曾益新是卫计委领导层中最年轻的一员。

       附:曾益新简历:

男,汉族,1962年10月出生,湖南娄底人, 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7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临床医学博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1985年7月毕业于衡阳医学院,获医学学士学位;1990年7月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

1990年7月至1992年7月任广东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治医师;

1992年7月至1995年1月留学日本东京都立老人综合研究所、东京大学医科学研究所,博士后、访问学者;

1995年1月至1997年3月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助理;

1997年3月至1997年10月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副主任、肿瘤研究所所长;

1997年10月至2014年4月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肿瘤医院院长、肿瘤研究所所长;

2005年任华南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2010年8月至2011年8月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

2011年4月任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2011年8月至2015年11月任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

2015年11月任北京医院院长;

2017年2月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党组成员,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

       据主编高私傅zslm619了解和整理,曾益新在进入卫计委担任副主任之前曾经接受过很多次媒体的采访,就医改话题谈了很多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值得我们认真了解和学习。其中健康管理、中医药、社会办医、高端医疗、全科医生等与医改政策和未来工作重点是非常相符的,有理由相信这也是他得以提升委以重任的原因之一。

       关于未来工作重点——
曾益新: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将把保健工作的重心进一步前移,更多地关注健康管理和疾病预防。以前的医疗卫生事业侧重治病而不是防病,今后的发展会更加注重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坚持防治结合、联防联控、群防群控,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服务对象从重点是病人拓宽到全人群,让全民健康得到及时管理。在这项工作中,我国的中医药擅长“防未病、治小病”,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于社会办医——
曾益新:目前我国对社会资本办医应该是鼓励的态度。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需求是多样化的,政府系统的医院应该保障国民的基本医疗需求,强调公平和基本,让每一位公民都能享受到,一些高端的多元化需求则可以通过其他医疗资源来满足,这部分空间可以留给社会资源来办。

       关于强基层——
曾益新:基层一般是指城市社区和乡村的医疗机构,他们是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务的主要机构。今后的卫生与健康工作的方针也强调了以基层为重点,这意味着医疗资源的调配要向社区医疗群zslm619和乡村倾斜,不仅包括医疗设备,更包括优秀的医师。

       关于全科医生——
曾益新:我国的医疗体系需要关注的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全科医生。

       对于整个医疗体系而言,全科医生的队伍非常重要,但是我们目前却很缺少这方面的建设。全科医生主要在基层工作,比如一些社区医疗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居民的疾病预防工作和健康管理群zslm619,常见病的诊断治疗,大病的转诊以及康复。

       全科医生被称为“健康的守门人”,在很多国家,全科医生的人数要占到整个医生队伍的50%,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相对比较薄弱,需要大力加强。“强基层”这个口号提的非常正确,只有强基层以后才能推动分级诊疗,缓解大医院看病难的问题。必须有合格的全科医生到位,让老百姓要对基层医疗产生信任,才能真正的“强基层”,推动分级诊疗。对全科医生队伍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尊重,这也是政府,医疗系统和医务人员本身需要重视的问题。可喜的是,现在国家从上到下都很重视这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