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日医院为牵头单位、贵州省人民医院、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为协作单位,贵州省内二级以上综合医院为成员单位的国家呼吸临床研究中心·中日医院贵州省呼吸专科医联体在贵阳正式成立。今后,贵州呼吸专科医师将有机会通过远程会诊、互联网咨询、学术交流等方式,与全国顶尖级呼吸专家共同协作,解决贵州省呼吸疾病患者看病难、看病远和看病贵的问题。
        在以“携手共建,共同推动呼吸学科学发展”为主题的国家呼吸临床研究中心·中日医院贵州省呼吸专科医联体建设工作会议上,中日医院院长王辰院士分析了当前医疗资源存在的问题,以及建立专科医联体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王辰:建专科医联体  很紧迫
        中日医院院长王辰院士分析了当前医疗资源存在的问题。他指出,目前我国医疗资源总量不足,尤其缺乏优质医疗资源;医疗资源碎片化,缺乏科学体系和合理结构;医疗资源不均衡,各地区差异巨大;医生水平非同质,不同级别医疗机构医生水平差异大;专科疑难危重患者就医路径不通畅,危重症患者转诊难。
当前,为解决基层医疗资源不足,改善基层医疗水平,全国范围内多个区域医联体应运而生。王辰院士认为,区域医联体有助于发挥区域内优质医疗资源的作用,推动区域内常见、多发疾病的分级诊疗,提升基层单位医疗能力与水平。但是,由于自身专科水平的限制,难于解决某专科疑难危重疾病的诊疗问题,不能解决医疗资源总量不足、碎片化、不均衡和不同质的问题。
        因此,由“普及型”的区域医联体向“提高型”的专科医联体发展有其必要性和紧迫性。“这就需要发挥优质资源的辐射效应,统筹专科资源,建立科学体系,分级诊疗,实现有效帮扶协作。同时,在培育人才方面,积极推动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建立专培、专修、单修体系。依托远程医疗平台,开展远程讲课、教学查房,病例讨论和学术交流。推广普及呼吸疾病诊疗规范,促进呼吸专科医师诊疗水平的同质化。”王辰院士表示,专科医联体的建立符合学科发展规律,符合各方利益。
        据了解,中日医院是国家卫生计生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将发挥呼吸专科医联体的领衔作用,让当地的患者及时获得良好的医疗照护,可节省大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让较高水平医疗对基层百姓相对“普遍可及”。
        目前中日医院呼吸专科医联体已经覆盖24各省市、271家医院,截止目前共转诊住院患者107例,完成转诊平均时间1.5天,转诊患者出院记录全部发送原就诊单位,供基层医生学习讨论。
肺移植四大挑战
        “目前我国已建立起四大注册登记系统,公开透明的捐献体系、分配体系和监管体系。具备国家准入标准的移植医院有169家。”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表示,尽管如此,我们仍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挑战一:患者观念落后
        国外肺移植是改善生活质量的手术,而在国内,却是濒死患者为救命而做出的选择。
        据陈静瑜介绍,目前在受者当中做得最多是特发性肺纤维化(IPF)患者,占50%,在国外IPF患者占26%,肺气肿患者占28%。有的IPF患者病情迅速恶化,等不到供肺就去世了。“这是医生最不愿意看到的,”陈静瑜说,因此医生要区分缓慢和快速进展,总结经验,什么样的患者需要保守治疗,让其稳定,什么样的患者要及时评估肺移植。
        挑战二:器官有效利用率有待提高
        陈静瑜表示,公民逝世后多器官捐献中对于心肺器官的有效利用率仍有待提高。“2016年,共计4080名患者捐献了11296个器官,但肺的利用率只有5%,与国外20%~25%的肺源利用率仍存在很大差距。”他希望ICU医生对脑死亡并有潜在捐献器官意愿的患者,加强脏器保护,最终实现多器官捐献,让生命得以延续。
        捐献的器官需要评估,陈静瑜说,在我国所有的患者都是插着管子,在呼吸机支持下进行器官捐献评估,再选择器官。这对于肺评估而言,是不小的挑战。“肺评估难,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肺移植做得少的原因。”
        挑战三:就近获取器官就近移植
        交通的保障是关键。2016年5月6日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文件下发,对中国做器官移植有里程碑的贡献。
“当前我国器官都是远距离转运,原国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过,全国有26家肺移植准入医院,我们要增加更多的肺移植准入试点,开放一批愿意做肺移植的医院,让器官捐献获取医院做得比较好的医院来做肺移植。这样肺移植才可以实现在当地获取当地移植。”陈静瑜说。
        挑战四:多学科团队配合
        只有多器官获取,才使患者的爱心能够拯救更多的患者。而把患者的爱心充分扩大,需要有团队配合。
肺移植患者长期存活主要是靠团队,这个团队需要胸外科医生、呼吸科医生、ICU医生、病理科医生、医技检验医生、康复理疗师,甚至心理医生。
陈静瑜说,外科医生手术完成,接下来要靠ICU、呼吸科医生。他们要防止术后30天之内可能产生的感染和术后早期原发性移植物失功(PGD)导致的死亡。“目前我们已经可以控制PGD,感染成为主要原因。”
        此外,要加大对医生的培训,让供体器官得到准确评估、运送。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