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往年全国政协会的小组讨论会上,“抢话筒”现象被媒体记者视为“医卫组一景”。但在今年的小组讨论中,委员们却破例让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吴明江委员一谈再谈。前一天下午听得不“解渴”,第二天上午一开会,吴明江就被医卫界讨论组组长、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点将:“吴委员接着讲,基层医疗卫生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很重要。”


  区域性设置规划实效甚微

  “我在调研中发现了一个很突出的问题:由于有地方财力的支撑,许多县医院都力求建成区域性的医疗中心,成为三甲医院。”吴明江直奔主题,“我国的区域性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已经喊了20多年了,但实效甚微。”

  吴明江分析,由于大量的常见病、多发病患者都会就近诊断治疗,因此一般医院都有相应的服务半径,相当多的县级公立医院主要是提供区域性的医疗服务。只有少部分的大型公立医院成为疑难重症的技术指导中心,承担着临床、教学、科研、引领学科发展的责任。只有各有所长、优势互补,医疗资源才能有效利用。

  “上次我们调研的一个县很有钱,县政府投资建了一个面积达6万平方米的医院。而此前已经建了一个,县政府就拿这个当政绩。”吴明江说:“可是这些医疗卫生机构究竟有多大的服务能力,不值得研究吗?”

  吴明江表示,这种现象并非个例,政府区域医疗规划的设计要到位,对医院的功能定位要明确,该支持的要支持,该控制的要控制。否则,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就无从谈起。 

  基药目录把参合农民“往上赶”

  “第二个问题,也是改革中暴露出来的一个问题。我觉得现在推行的医改五项重点工作中,就存在这种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的问题。”吴明江说,推进基本药物制度建设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应该说,基本药物制度旨在把基本药物公平、有效、低价地提供给国民。但是,如果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只能用基本药物,是个什么态势?”

  随后,吴明江援引《健康报》最近刊发的一篇报道说,在某省,由于基本药物难以满足病人的需求,迫使病人到县级以上医院就诊。从而引发新的看病难、看病贵。

  “基本药物目录内品种比新农合的报销目录、城镇居民的报销目录要少,卫生部门内部在这个问题上为什么不能协调统一,来满足老百姓在社区和农村药品的供给?”吴明江坦言这一现象让他情绪激动:“我们投了多少个亿建的乡镇卫生院,就这么一个政策,使病人向县医院流动。卫生院还怎么可持续发展?”

  医疗机构绩效在吃“中锅饭”

  “第三个问题,在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综合性改革过程中,如何体现多劳多得?”吴明江指着身旁的骨科专家温建民委员,举例讲述他在调研中发现的“中锅饭”现象。

  “比如,温教授和我都拿60%多的基本工资,剩下的30%多体现在绩效上。温教授水平高、服务好,就多拿一点点,但我就算水平低、不好好干,也没少拿多少。”吴明江认为,这涉及一个激励机制是否有效的问题。目前,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都在实行绩效考核,但在考核制度中,可调整部分和固定部分的比例,需要科学制定。“既要保持队伍的基本稳定,又要切实体现有效的激励机制,否则也没有办法持续发展。”

  吴明江发现的另外一个问题也关系着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可持续发展。“实行基本药物零差率之后,要求县财政兜底补偿。但是在很多县财政不宽裕的地方,补偿的解决就要打出大大的问号。”吴明江建议,切实解决这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实施药品零差率之后的生存问题,保证基本人员的政府投入供给、到位,要从省级层面统筹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