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6
---------------------------------------------------------------------------------------------------

云南率先使药品集中采购招标进入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江苏、重庆等地制定了基本药物集中采购诚信度考评办法,黑龙江将省级绩效工资“托底”补助纳入省对县转移支付基数

2011年3月,四川省在全国率先组织实施第一轮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基本药物制度全面覆盖5008家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2011年底全面覆盖5万余所村卫生室;目前全省100%的县实现货款集中支付;21个市(州)探索了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总额预付等7种医保付费方式的改革,有效保障了参保人员权益、控制了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回头看”三年来医改成效,四川可谓亮点纷呈,令人振奋。

在此次“回头看”活动中,各地认真发掘亮点和好的创新做法,总结推广经验,不断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

基本药物制度全面实施,多渠道补偿机制基本建立

2009年8月,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启动和部署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工作后,各地积极行动,创造性开展工作,保证该项制度顺利实施。

云南省在全国率先使药品集中采购招标工作进入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实现了统一进场招标、统一采购交易,统一支付药款等功能。重庆市于2011年1月在全市1110个政府办基层医疗机构全部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提前1年实现了基本药物制度在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覆盖。其中渝中区、江北区、大渡口区等区县还采取政府购买等方式,在11个非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

2010年3月1日、9月1日、12月1日,海南省全部354家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分三批全面实施了国家基本药物制度。2011年12月1日起,全省2000多个村卫生室全面启动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全省基层医疗机构比国家要求提前一年实现基本药物全覆盖。

海南省在推进政府办医疗机构改革的同时,大力发展非公办医疗卫生机构。目前海口市共有76家私立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占比为86%。从2011年12月1日起,海南省海口市在3家私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试点开展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试点工作。截至今年4月底,海口市试点机构基本药物平均使用率为44.87%。

云南在全国率先将村卫生室同步纳入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范围。截至2011年6月,全省村卫生室全部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真正实现了基本药物在基层全覆盖。基本药物省级网上集中采购,统一配送,零差率销售,覆盖全省199个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1385个乡镇卫生院,13,292个村卫生室。云南还取消了基本药物云南省补充目录内药品的医保限制条件,统一按基本药物目录注释的规定执行,确保了医保药品与基本药物政策顺利衔接。

重庆市创建了全国唯一的药品交易所,全市所有政府办医疗卫生机构及医保定点的民营医院、个体诊所、零售药店等都必须从药交所采购药品及医疗器械,并将此条件作为医保定点机构审验条件之一。2011年底启动基本药物电子挂牌交易,创新性地划分了《基本药物常用品规库》、《基本药物低廉价品规库》、《基本药物备选品规库》三个品规库,以满足医疗卫生机构多层次用药需求。目前重庆全市所有村卫生室实施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制度,提前一年实现了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全覆盖。同时将村卫生室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医疗保险报销范围,报销比例高于非基本药物10%以上。

上海市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较国家要求提前近一年全部实施基本药物不加价的零差率销售,使群众早得实惠。江苏如皋、海安、如东等地的非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也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配备使用并零差率销售基本药物。吉林省吉林市还把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延伸到6家三级甲等医院及船营区、丰满区区级医院,让老百姓在公立医院也感受到了药品零差率带来的实惠。

江苏、重庆等地创造性地制定基本药物集中采购以及供货企业诚信度考核评价办法和月监测评价系统,规范供货行为。

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取消药品加成后,各地制定具体补偿办法,明确补偿标准,落实各方责任,初步建立起稳定、长效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机制。

江苏省对经济薄弱地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按核定的经常性收支差额的1/3给予补助,对村卫生室按每个行政村1万元给予补助。无锡市将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纳入财政预算,全面实施收支两条线管理。据统计,今年无锡市县财政预算共安排经常性收支差额补助资金45亿元,1月~6月累计拨付19.5亿元,拨付比例为43%。

云南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收支补偿工作按照“一县一策” 制定出台本地补偿办法,落实政府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专项补助以及经常性收支差额的补助。截至今年1月底,全省105个县落实了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专项补助以及经常性收支差额的补助,占81.40%,截至今年5月底,全省共有14个州市、112个县市区出台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实施意见和办法。具备条件的地区还实行“收支两条线”,确保了补偿资金及时足额到位。

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面实施了收支两条线管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正常运行与公益性得到充分保障。财力困难区县所需经费结合市财政下达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医疗卫生”大类资金予以统筹安排。四川攀枝花市对各县(区)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城市社区和乡镇的常住总人口,按每人每年5元的标准安排预算,高于规定标准。

从2011年1月1日起,在“预算管理权不变、资金所有权和使用权不变、财务审批权不变、债权债务关系不变”的前提下,海南省对乡镇卫生院实行市县级财务集中管理。海口市、琼海市正在探索实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财务收支两条线管理。

一些地方积极探索城乡居民医保一体化管理。目前,海南三亚市城乡居民医保实现了一体化管理。吉林长春市朝阳区和吉林市船营区已经实现了新农合与居民医保的城乡统筹工作,初步构建了基本医疗保障的城乡统筹。

改革人事分配制度,充分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

各地以全面实施基本药物制度为突破口,不失时机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全面建立按岗聘用、合同管理的用人机制和科学公平、体现绩效的考核分配机制,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新机制下焕发生机和活力。

从2010年起,黑龙江省将省级绩效工资“托底”补助资金纳入省对县一般性转移支付基数,省级财政每年安排绩效工资托底补助资金2.8亿元。此外,积极探索完善其他补偿渠道,调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收费项目,设立一般诊疗费,落实了医疗保障基金结算补偿政策。

江苏各市、县(市、区)积极推进“双考核、双挂钩”,全面实施以服务数量、服务质量和群众满意度为核心指标的绩效考核。坚持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原则,收入分配重点向关键岗位、业务骨干和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倾斜。南京等地根据前三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业务收入情况,核定今年业务收入指标,并与其奖励性绩效工资总额挂钩。南通市崇川区、通州区、港闸区因地制宜探索形成了工时绩效、项目绩效、记分管理的绩效考核模式,调动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目前,江苏省已实施人员、业务、药品、财务、考核等一体化管理的乡村卫生机构达到86%以上。

重庆采取“底薪+绩效”模式,通过购买服务方式,对村医进行补助。重庆市九龙坡区将乡村医生纳入乡镇卫生院正式编制管理,使其转为事业单位身份,享受相应待遇。永川区对乡村医生户籍转为城镇户口的,给予每年4800元养老保险补贴;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前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乡村医生,给予每年3600元的养老补贴。南岸区、永川区、涪陵区、垫江县等将乡村医生纳入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黔江区将村医作为卫生院临聘人员纳入了农民工基本养老保险。

各地还探索改革用人机制,打破身份界限,建立起了按岗定酬、按工作业绩取酬的内部分配激励机制。

四川推行乡镇卫生院院长、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主任公开竞争,择优聘任,并实行任期目标责任制。南充市选派县级医院骨干到乡镇卫生院任院长,宜宾市2名乡村医生成功竞聘乡镇卫生院院长。江苏盐城等地推进村卫生室综合配套改革,对所有村卫生室负责人实行公开选拔,并推行乡村医生绩效工资。苏州、镇江、南通3市明确规定,增加乡镇卫生院编制,将取得执业(助理)医师以上资格的乡村医生逐步纳入乡镇卫生院编制管理,打通村卫生室的人员补充渠道。

重庆市已有256个乡镇卫生院实行了院长招聘制度,37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行主任招聘制度,100%的区县推行了人员竞聘上岗。云南1584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均开展了全员聘用、竞争上岗。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新进人员公开招聘率达到100%。按岗聘用,合同管理,定期考核,优胜劣汰,能上能下,能进能出的用人机制逐步建立。

 

(来源:中国改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