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Health发布了2017年Q1季报,动脉网第一时间进行了关注和编译。
        2011年Rock Health开始跟踪医疗交易情况,那时候新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是市场发展的主要促进因素。各企业家们欣然抓住机会,将自己的新业务楔入正在改变的医疗环境,旨在服务新增的三千万美国参保人。Rock Health仅仅跟踪记录了平价医疗范围内的数字健康,所以当新政府发誓废除这一里程碑式的医疗改革时,着实吓了一跳。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医保法什么时候以及怎么样改变,可是我们至少了解到立法程序的一个外在特征: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医疗服务的提供者和健康计划正在推迟支出步伐。
        正如Kaiser Permanente Ventures高级董事Sam Brasch描述得那样:“由于没有澄清平价医疗法案以及其他医保政策何去何从,至少使一部分医院系统的客户感到恐慌,对于是否决定引入新的HIT解决方案陷入麻痹状态。”
        Canaan 合伙人Julie Papanek也表示:“我们从按诊疗收费的医院和雇主那里了解到,在决定实质性购买前,他们想要了解其监管结构。”
然而,该方案的创始人仍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做好了一切准备以应对任何监管调整。 Wildflower Health创始人兼执行总监Leah Sparks表示:“最精明的医保购买者们知道,数字化患者邀约对于任何形式的医疗环境而言都是基础(包括按诊疗收费或者其他付费模式)。医疗服务提供者必须与患者保持联络并授权患者成功诊疗。我们的产品能够深入互动,而且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了患者正在加速接受我们的服务,而不是像某些人基于管理的不确定性所预期的那样停滞。”
动脉网了解到,本季度的创业活动也反映了这种乐观情绪。第一季度,我们计算了71起数字医疗交易,总金额超过十亿美元。尽管面临监管的不确定性,此业务一如既往地为数字医疗提供资金。
        在此提醒,Rock Health报告指出,仅仅发生于美国的数字医疗交易就达到或超过二百万美元。没有涉及什么机构呢?医保服务企业,如Forward和Oscar;生物技术诊疗企业,如Grail或者Theranos;以及Zenefits和Reputation.com这些并不仅仅做医疗保险的软件公司。
        Q1报告并没有报道如German-startup Clue这样的国际大公司,即使他们的用户和投资人都是美国人。我们也没有涉及医疗巨头或政府投资的企业、非摊薄众筹或风险交易金额低于二百万美元的企业。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对明确界定的范围进行全面跟踪,我们得出的纵向数据才更为准确,更能说明问题。
        Bessemer Venture合作人Steve Kraus表示:“我很惊讶,一季度的投资步伐并没有减弱。政治变动导致了政策的不稳定。我本来以为华盛顿特区的所有动荡都会导致投资活动放缓。”
        最大交易
        第一季度报告了五个超过五千万美元的大宗交易。这些医疗企业的投资者们包括KPCB,General Catalyst、McKesson Ventures、Salesforce Ventures、Warburg Pincus以及Goldman Sachs,都是实力雄厚的投资机构。
        五个最大交易之外的企业各有不同的用户,但是没有任何一种产品可以掌控整个医疗消费链。全美最大病人社交网络PatientsLikeMe是一家病友社区,通过向合作伙伴公司出售可反识别的患者数据来盈利。Livongo Health是一家B2B2C糖尿病管理平台,只向健康计划和雇主销售产品,而不是直接销售给终端用户。
5家公司分布于5个领域:Alignment Healthcare(人口健康管理)、patientslikeme(病人社区)、NUNA(分析/大数据)、evariant(分析/客户关系管理)、Livongo health(糖尿病管理)。
        主要议题
        第一季度有将近一半的交易可以分为六大类(参见以下图表)。由于交易额最多、交易次数最多,“分析/大数据”类别包括十一家初创公司——Nuna Health占据细分领域类别中46%的交易资金。
        远程医疗第一季度完成六笔交易,总交易额5070万美元,值得认可的是它近期在立法和报销方面的发展趋势。远程医疗报销体制持续发展;据arecent report报道,2005年仅有24个洲实现远程医疗覆盖,而到了2017年全50个洲“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远程医疗覆盖”。远程医疗立法在各个州之间发展,这将影响这一领域的未来投资状况。
备注:第一季度报告中,仅就交易数量进行展示,以避免就单一、大宗交易的报告缺乏代表性。
        并购
        第一季度我们跟踪了将近20宗并购交易,其中包括两起著名收购交易:
        1/CoverMyMeds被McKesson以高达11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外加2.75亿美元,视CoverMyMeds’财政业绩目标的实现情况而定(截止2019财年)。这样一来,此次交易将以大约14亿美元的价格,成为有史以来第四大数字医疗并购案。总部设在俄亥俄州的初创公司正是九年前创立的,并由Francisco Partners2014年资助。
        2/Castlight Health正考虑以全股1.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雇员健康平台Jiff。Jiff此前筹集资金6800万美元,这些资金来自于投资者Venrock,Aberdare Ventures,GE Ventures,Aeris Capital,和Rosemark Capital Group。Venrock也是Castlight Health的早期投资者。
        虽然以下四个并购交易的交易金额并没有被披露,但是这四起收购值得一提。其并购地点也值得注意,因为我们看到了,有越来越多的交易发生在加利福尼亚以外地区。
        1/零售健康亭供应商higi收购了EveryMove。EveryMove是一种健康行为奖励系统,总部设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市。
        2/Digital Pharmacist,是一家由RxWiki和TeleManager并购而成的新成立公司,本季度完成了它的第一次收购——购买了一种用于开处方的手机应用程序PocketRx,PocketRx总部设在路易斯安那州的Shreveport,Digital Phamacists数字药剂师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丁。
        3/TreatMD是一家自启动远程医疗公司,其总部设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它被点对点远程医疗技术集团GlobalMed(总部设在亚利桑那州的斯科茨)收购。
        4/Zen Planner,是一家体育馆和体育俱乐部的会员管理软件公司,它被DAXKO收购(总部设在亚特兰大的伯明翰)。拥有88名雇员和5500名客户,总部设在科罗拉多的Zen Planner,2013年得到Mainsail Partners的A轮融资支持。
        公开市场
        总体来看,本季度公开市场表现强劲,标普500和道琼斯指数分别上涨5.77%和4.89%。今年年初以来,数字公共医疗指数(未加权)上升了13%,且绝大多数公司在本季度取得了正收益。在第一季度(Q1)的统计数据中,数字医疗的股票升幅最大的是Teladoc。目前其交易空前高涨,部分原因在于他们3月1日的业绩公告显示,其营收同比增长了65.5%。
        并非所有在数字公共医疗索引中的公司都享受到了公开市场带来的影响。即使可穿戴健身设备的宠儿Fitbit,其2017年预计设备销售额可达15亿美元,但目前它的交易价比2017年开盘价低25%,比2015年首次公开招标(IPO)价格低70%。
        不过这都没有NantHealth公司本季度的股价下跌幅度大。自STAT新闻文章曝光其可能将慈善捐赠用于支撑NantHealth的收入增长后,这个由亿万富翁医师陈颂雄博士(Dr.Patrick Soon-Shiong)创建并领导的公司,它的股票价格本季度下跌了近50%。
        自2011年以来,有超过20家的数字医疗公司集资超过1亿美元,我们可以预测不久之后,会有更多的回报空间。

新基金
        在第一季度,一系列新的数字医疗友好基金宣布设立,这扩大了数字医疗领域投资者的资本库,也最终扩大了创业公司的资金库。我们统计了至少六个资本超过10亿美金的新基金:
        1/Venrock(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图市)为其第八支基金集资4.5亿美元。他们是盈利最多的数字医疗的投资者之一,盈利最多的还包括Doctor on Demand、Stride Health和Virta公司等投资组合公司(它们都属于Rock Health医疗投资组合公司)。
        2/Lux Capital(纽约州,纽约市)为其第五支基金集资4亿美元。公司着力投资新兴科学和技术合资企业。当前数字医疗投资组合公司包括Aptible、Kyruus和Zipdrug。
        3/Biomatics Capital(华盛顿州,西雅图市)推出1.5亿美元以投资基因组学和数据驱动的医疗保健项目。该公司是由两个前盖茨基金会高管创立的。
        4/Section 32(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据报道是由谷歌风险投资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比尔·马里(Bill Maris)创立的1亿美元的基金,以医疗为投资重点。
        5/Spectrum Health(密歇根州,大急流城)成立1亿美元企业风险投资部门,投资于改善病人的健康和降低成本的技术、产品和服务。Spectrum Health公司是一个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综合的托管护理保健组织。
        6/Refactor Capital(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是一支5000万美元的新基金,投资方向是解决医疗类初创公司“有发展潜力却艰难”的问题。
        总结
        数字医疗业务如常。本年度才刚开始,各项交易还有数月的时间才关闭(因此这是一个滞后指标),但到目前为止,由于监管的不确定性,我们没有看到数字医疗投入资金的减档。目前,2017年数字医疗的资金已经达到了前几年的水平了(超过2015年第一季度49%,低于2016年第一季度23%)。基于不确定性,供应商(提供者)和医疗计划推迟支出,但创始人们对接下来的前景仍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并认为自身还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上。
        主要议题。医疗保健的领军人物表示,他们会将重点放在控制成本、数据分析以改善数据集成、增加病人参与和远程医疗的利用上。意料之内是,这个期望与第一季度的热门投资类别相一致。在以下六大主题中:分析和大数据、医疗协调、远程医疗、医院管理、医疗消费者参与、可穿戴健康设备和生物传感,每个类别中的大多数交易,在数字健康上收到的投资都将近5亿美元。
        最大交易。这个季度的五笔最大交易,总计占资金总额的41%,分别是Alignment Healthcare(1.15亿美元)、Patients LikeMe(1亿美元)、Nuna Health(9000万美元)、Evariant(6400万美元)和Livongo(5300万美元)。
        回报活动。本季度产生了近20家数字医疗企业的并购,值得注意的两点是︰CoverMyMeds和Jiff在交易规模上引发了关注;数字公共医疗指数中整体上市公司多数运营较好,超过20家私人数字医疗公司自2011年以来集资超过1亿美元,更多的回报可能还在酝酿中。
        新数字医疗友好基金。至少六支新的数字医疗友好型资金,在本季度累计设立超过10亿美金的资本!Venrock宣布设立4.5亿美元的第八支基金,Lux Capital设立4亿美元的第五支基金。第一季度在医疗健康领域盛大登场的是Biomatics Capital的1.5亿美元的基金、Section 32的1亿美元的基金、Refactor Capital的5000万美元的基金和非盈利企业风险投资Spectrum Health部门的1亿美元的新基金。